他们或决定你的命运

QE4缩减、中国钱荒、日经指数暴涨、新兴市场震荡……2013年,环球资本市场上演了不少大戏。其实,这些现象背后,都有看得见看不见的手在发挥作用。2014年,投资者要想获得理想收益,还是要看准路,跟对人。

今年一季度,货币宽松浪潮席卷全球。当时,尽管美联储已开始透露转向之意,但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的宽松步调却出奇一致。进入二季度,随着美联储QE退出预期的不断强化,全球货币宽松格局开始发生变化,也使“货币战”的硝烟渐渐散去。特别是自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6月20日的讲话中明确抛出退出QE时间表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反应剧烈。乘着美元汇率的一波升势,全球热钱流动迅速转向,使得新兴市场面临资本外流的棘手难题。

1、周小川

7月19日至20日,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将在莫斯科举行。会议将重点讨论今年4月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G20会议后的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走势,会后将发表联合公报。据会前搜集到的信息显示,本次会议讨论的重点已从日本超级量化宽松政策引发的全球“汇率战”转移到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上。17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与前几次会议不同的是,当前正值市场敏感期。就在美联储明确QE退出时间表引起全球市场宽幅震荡,新兴市场遭遇大规模资金外流之时,各成员国需要对货币政策转向所带来的影响进行评估,探讨应对策略,希望从美联储那里得到更明确的政策前景信息,也希望美方能作出一些有利于稳定市场的表态。

过去一年因流动性管理而饱受国内质疑的中国央行,在2014年初迎来迟到的荣誉,欧洲《中央银行》杂志把2013年的“年度央行”奖项颁给了中国央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央行行长,外界认为,周小川刻意“制造”了2013年的钱荒事件,以警示那些资产错配的商业银行。而在2014年,周小川对于金融改革的措施或进入攻坚领域,而他也乐意加强与继续发展与新兴经济体国家的“人民币跨境业务”。对2014年的资本市场依然影响重大,其政策思路直接关乎个人投资成败。

自从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的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以来,国际经济金融大环境已发生明显改变。当时,日元汇率是头号热门话题。自首相安倍晋三上台以来,其倡导的“安倍经济学”主张以货币贬值方式改善出口提振经济,导致日元汇率急转直下,从而引发国际社会对全球范围内爆发“货币战”的担忧。值得“庆幸”的是,在前两次G20会议连同G7会议上,与会国只是重申了抵制“以邻为壑”的竞争性货币贬值的承诺,并未对日本进行“拷问”。然而,新一轮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汹涌而至,即便国际社会保持沉默,这也足以让屡次出入国际会场的日本当局提心吊胆。3个月过去了,国际金融热点已经切换,日本的角色已随即大逆转。在外界看来,本次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的一个重大看点在于日本无需再度担忧宽松举措会遭到质疑。一位G20官员称,当前局面下,全球都希望日本持续扩张。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更直言道,若“安倍经济学”成为G20会议的议题并无害处。而这一切的转变都源于美联储。

2、耶伦

今年一季度,货币宽松浪潮席卷全球。当时,尽管美联储已开始透露转向之意,但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的宽松步调却出奇一致。进入二季度,随着美联储QE退出预期的不断强化,全球货币宽松格局开始发生变化,也使“货币战”的硝烟渐渐散去。特别是自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6月20日的讲话中明确抛出退出QE时间表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反应剧烈。随着美元汇率的一波升势,全球热钱流动迅速转向,使得新兴市场面临资本外流的棘手难题。为了支撑跌至纪录低位的本币汇率,上周,印尼和巴西宣布上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印度收紧了衍生品交易规则,土耳其央行则大举抛售美元。本周一晚间,印度央行更是“忍痛”出手,将边际贷款工具利率和银行利率从8.25%大幅上调200个基点至10.25%,并决定从本周四通过公开市场销售总额为1200亿卢比的国债。

在前任伯南克实施了连续的强力经济刺激后,去年12月美联储终于决定让QE4缩水,或许美国经济复苏已成趋势,而耶伦能否让这个趋势成为定势则成为了她在今年所做的事情。在离职前,伯南克承认了非常规货币政策可能给金融稳定造成的损害,不过他补充这应该不会削弱对宽松货币政策的需要,而美国人普遍认为,耶伦会维持伯南克政策的延续,甚至在刺激政策上比伯南克更为激进。作为美联储百年历史上的首位女主席,她更重视经济增长和就业,并着力维持低利率。耶伦在2014年的一举一动,将会直接影响到后危机时代的整个美国以致世界经济。

金沙澳门官方网站,对此,韩国财政部长玄旿锡已经明确表示,将在本次会议上呼吁美国考虑退出QE政策所引发的种种外溢影响,本着谨慎的原则决定退出时机、节奏和力度,将不确定性降至最小程度。他还警告称,美联储收紧政策引起资金从新兴经济体迅速流出,从而导致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等副作用,将会给发达国家带来出口减少等“第二波冲击”,他称此为“反向溢出效应”。在此之前,本次会议东道国——俄罗斯的财长西卢安诺夫也流露出同样担忧。他直呼:“我认为所有人都反对汇率和货币政策突然发生转变。”他表示,G20需要明确和可预知的货币政策,成员国同意收紧政策应是平稳且不仓促的。

3、安倍晋三

“很明显,出于对本国经济的保护以及对市场动荡及资本外逃的担忧,发展中经济体已经开始对发达国家宽松政策转向作出反应。但相信各国也都清楚,QE退出趋势不可逆,投资者只能尽快适应"后QE时代"的新环境。同时,外界也不要过多期望美国能在本次会议上给予退出QE的具体时机、节奏和力度。因为如伯南克自己所言,QE退出并非"急刹车",且资产购买结束与首次加息之间仍然有"非常长"的时间间隔。而且在这一过程中,美联储还可能根据经济数据表现对退出路径作出调整,同时,美国自身也需对政策转向的影响,制定应对之策,毕竟从首轮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之日起,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整个过程是漫长且动态的。”黄薇告诉记者。

毫无疑问,当安倍晋三上台后,尤其是2013年,日本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上的政策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变动。推出了大胆的货币政策实验后,安倍在试图终结多年通胀低迷局面和创造强劲经济成长的目标上仍旧疲软。专家指出,2014年将会是决定“安倍经济学”成败的一年。但安倍在政治上的各种右倾策略,令日本与东亚各国矛盾日渐尖锐,中日、韩日关系降至冰点,美日政治摩擦也进一步升级,这一切将会成为未来日本乃至世界经济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这个因素的影响力是决定性的。

除了关注货币政策,与会领导人将商讨应对经济颓势现状及持续放缓局面的步骤,并为9月举行的G20峰会协调立场。此外,他们还会对如何就加强打击逃税问题的国际合作进行探讨。据悉,经合组织将提出新方案,加大对跨国公司避税现象的打击力度。黄薇表示,尽管美日经济呈现一些稳步复苏态势,但欧元经济仍旧疲弱,发展中国家普遍面临增长障碍,世界经济仍旧不温不火。在当前局面下,本次会议探讨如何激发世界经济增长潜力是相当有必要的。在她看来,各国可以从扩大投资,优化投资环境招商引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大力发展区域、双边贸易等方面入手。谈到联合治理逃税问题时,她认为想法是好的,表明了各国的合作意愿很强,但在具体实施问题上还存在诸多障碍,比如各个国家的税收体系存在差异、数据统计口径不统一等。

4、马云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方网站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或决定你的命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