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贷摸底:房地产等重点投放领域暗含风险

摘要:在年初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召开之后,各地银监局即可响应,1月到2月间地方金融监管工作会陆续召开,金融监管谋篇布局并走向细化实施。 从各地银行业人士的反馈来看,地方银监局在2017年更加注重金融业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地方金融风险...

困扰银行业多年的资产质量大患,似乎正在走出最寒冷的冬天。

  在年初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召开之后,各地银监局即可响应,1月到2月间地方金融监管工作会陆续召开,金融监管谋篇布局并走向细化实施。

2016年,全国不良贷款新增减缓、不良率上升放慢甚至下降,江浙地区不良贷款出现“双降”……这似乎意味着,整个银行业资产质量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从各地银行业人士的反馈来看,地方银监局在2017年更加注重金融业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地方金融风险和金融风险交叉传导,推进去库存、去产能工作。

银行业资产质量是否拐点已到?

  同时,各地监管部门也注意到了2016年银行业经营中存在的各类问题,而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梳理发现,目前已披露监管数据的11个省市中,7个省市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超过了2%,东北地区的辽宁、吉林,以及山东、河南等省,成为新增不良贷款最多的地区。而在不良贷款最先爆发的江浙沪地区,浙江、上海均出现了不良“双降”,江苏省不良率也明显下降。

  以西部某省为例,据当地监管排查,2016年有93笔,近75亿元融资平台出现土地收入不能按时实现,项目不能按期投产,政府补贴不能按时到位等风险苗头。

不仅是江浙地区,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在2016年四季度都有所下降。山东、河南等省份,新增不良贷款虽然仍然较多,但同上年相比,规模已明显减少。

  银行贷款业务赚钱愈发不易。

在全国,银监会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采访发现,2016年银行贷款在整体上呈现出如下特征:净利差和净息差继续下降,单一案例来看,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但从整体资金使用效率来看仍不甚理想。以上海为典型,据上海地区多名银行业人士反馈,其所在分行2016年企业授信客户提款率仅在25%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2016年不良贷款情况好于预期,存在多方面的因素,由于各地情况不一,不良贷款是暂时企稳,还是趋向好转,尚需进一步观察。

  “去产能”大背景下,银行在调整优化信贷结构过程中存在转型阵痛。

7省市不良率超2%

  一方面,传统制造业领域贷款规模下滑,特别是在过剩产能行业的退出和收缩,并不意味着在不良率的反映上可以“立竿见影”;另一方面,房地产和政府类项目等主流投向,也在累积一定风险。

根据监管披露信息,目前已有11个省市银监局相继披露了当地银行业2016年的运营情况。在不良率方面,不同地区差异极为明显,7省市银行业不良率超过2%,占比超过六成;不良率在1%~2%的省市则有3个,而不良率低于1%的生生只有一个,且最低的上海与最高省份吉林省之间,不良率相差近5倍。

  尤其是政府相关融资值得银行关注,随着大量政府引导基金、PPP基金的兴起,银行表内外资金联动投入,但依靠的仅是政府相关回购协议(未纳入政府负债),在合规和资金安全方面均存在一定隐患,并已引起多地监管的格外关注。

上述已公布2016年数据的省市中,不良率最高的是东北地区的吉林、辽宁两省。吉林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当地银行业不良率达到3.85%,紧随其后的是辽宁,同期不良率为2.96%。其次,河南、宁波两地同期不良率分别达到2.9%、2.63%。此外,河北、浙江、山东三省也达到了2.2%、2.17%、2.14%。

  利差、息差收窄

不良率低于1%的,目前只有上海一个地区。根据上海银监局1月底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末,上海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04亿元,不良率仅为0.68%,与吉林省相比,两者的差距接近5倍。此外,江苏、贵州、厦门3个地区的不良率也相对较低,截至2016年底,三地分别为1.36%、1.86%、1.87%。

  2015年以来,作为银行最重要的业务,贷款对于银行的利润贡献呈下降趋势。这与金融脱媒,企业贷款需求走弱,以及存贷利差缩窄均有一定关系。

总体而言,东北、河南等北方地区和省份,已经取代浙江、江苏,成为全国不良率最高的地区。已公布2016年数据的11个省市,目前不良率最高的5个省市中,就有4个来自东北和北方地区。

  银行业受到的经营挑战,可以从一组数据了然。

而在不良贷款规模方面,已公布数据的11个省市中,不良贷款超过千亿元的有5个省市,除了尚未公布数据的广东外,主要经济大省中的江苏、山东、浙江、河南,以及东北地区的辽宁等省不良贷款全部超千亿元,而浙江、山东两省仍然位居前列。根据浙江银监局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浙江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777亿元,但比2015年底减少了32亿元。紧随其后的则是山东,截至2016年12月底,当地不良贷款规模为1397.1亿元,比年初增加177.2亿元;不良贷款率2.14%,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此外,江苏、辽宁两省的不良贷款,规模也都在千亿元以上。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江苏、辽宁两省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262.07亿元、1144.61亿元,分别比年初增加约40亿元、128.1亿元。

  以西部某直辖市为例,2016年前11个月新增贷款在新增社会融资中的占比较2015年下降5.4个百分点。换言之,企业和个人融资对银行贷款的依赖度下降。

河南虽然尚未公布不良贷款金额,但从不良率推算,其规模也已超过1000亿元。在今年1月17日召开的监管会议上,河南银监局提及,截至2016年底,其辖区银行业不良率为2.9%,但未公开不良贷款具体数据。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网站信息显示,同期河南省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为3.71万亿元。据此测算,去年底河南全省不良贷款余额约为1100亿元。此外,河北银监局2月14日披露,截至2016年底,该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831.78亿元。

  该区域银行全年利润同比下降9%,银行业净息差2.42%,较年初下降0.41个百分点;净利差2.28%,较年初下降0.3个百分点;资产利润率同比下降2.09个百分点。其中,30家机构资产规模下降,49家机构利润下滑,29家机构全年经营亏损。

根据上述监管数据估算,截至去年底,浙江、山东、江苏、辽宁、河南五省的不良贷款余额,总量已超6600亿元。若加上河北省,上述六省截至去年底的不良贷款余额高达7500亿元以上,在银行业全部不良贷款余额中占比接近一半。根据银监会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

  一方面,银行负债成本(存款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而贷款利息还在下行。该直辖市银监局数据显示,2016年辖内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5.56%,同比下降了0.9个百分点。

江浙地区初现拐点

  在银行调整信贷投向过程中,或被动,或主动,难免经受转型所带来的阵痛。

作为不良贷款的主要来源地,浙江、江苏虽然不良贷款余额规模巨大,但新增不良贷款方面却已出现好转迹象,而吉林、辽宁、山东等地,则成为新的不良贷款主要来源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江苏银行业人士获得的数据显示,2016年该省制造业贷款延续下降趋势,全省制造业贷款比年初减少600多亿元,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已减少超1400亿元。制造业贷款占比同比下降了近3.5个百分点。

金沙澳门官方网站,2016年末,浙江省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甚至出现五年来的首次“双降”。根据浙江银监局数据,截至2016年底,浙江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777亿元,比年初减少32亿元;不良贷款率2.17%,比年初下降0.19个百分点,为2012年以来的首次 “双降”。

  在银行业降低过剩产能行业授信的背景下,某些区域的产能过剩行业信贷风险还在继续上升。以某西南大省为例,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行业不良贷款比去年增幅高达90%以上。

“去年的不良贷款情况比估计的要好。预计要产生的不良贷款没有发生,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浙江一家城商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增量不良贷款没有出现,存量在逐步处置,是去年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整体好转的主要原因。

  贷款质量仍是普遍困扰银行业的问题。实际上,资产质量对于利润的影响,也是银行净利的关键所在。

与此同时,不良贷款在去年出现“双降”的还有上海。根据上海银监局数据,截至2016底,上海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04亿元,比年初减少76亿元,不良率也比年初下降0.2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实现“双降”。

  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四个季度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5%、1.75%、1.76%和1.81%,不良贷款率在四季度有所回升。按不同区域来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取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海地区的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出现双降,截至2016年末不良率仅为0.68%。江苏省不良余额有所上升,但不良率较年初下降0.14个百分点。四川省则出现不良贷款及不良率双升。

江苏银行业不良贷款虽然没有出现双降,但新增不良贷款明显放缓。截至2016年底,江苏银行业1262.07亿元的不良贷款余额,比上年末的1212.15亿元,仅增加了约40亿元。而2015年,其新增不良贷款规模高达200亿元左右。

  部分政府债务存隐忧

微观数据也反映了这一情况。截至目前,江浙地区的上市银行中,已有6家披露了2016年业绩快报,其中4家不良率出现下降。业绩预报数据显示,同2015年相比,吴江银行2016年的不良率下降了0.16个百分点,常熟银行不良率下降0.03个百分点、上海银行下降0.02个百分点、宁波银行下降0.01个百分点,江苏银行则与上年持平,保持在1.43%的不良率水平。

  整体而言,在银行贷款中,政府类项目是最为主要的投向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类融资是最为安全的资产。

一度成为浙江不良贷款重灾区的温州,情况也在转暖。温州银监分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区域银行业不良贷款连续3年实现“双降”。截至2016年末,温州市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降至217亿元,不良贷款率由2014年最高时的4.68%下降至2.69%,较上年末分别减少74亿元和下降1.12个百分点。

  有上海地区股份行对公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银行参与政府性建设项目,往往会形成表内外资金联动,这也意味着风险可能在表内外传导。

有无锡媒体此前报道,截至2016年10月末,无锡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79.73亿元,比年初减少13.45亿元;不良贷款率1.75%,比年初下降0.28个百分点,近3年来不良率首次降到2%以内。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方网站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信贷摸底:房地产等重点投放领域暗含风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