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伟神话破灭:今年业绩落后 兵败金融地产股

  理财一周报记者设法找到王亚伟获悉这些重组股的渠道的原因。华夏内部人士则告诉记者,华夏投研人员上百人,每年投入的资金也是天文数字。

  王亚伟重仓的是海普瑞(002399)。因坚信“之前很少见到这样好的医药企业”,王亚伟携其操盘的华夏大盘、华夏精选基金以148元每股的价格分别申购180万股海普瑞,最终获配近4万股;整个“华夏系”共有8只基金参与海普瑞新股网下申购,在所有基金中排名第一。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放着市盈率15倍的保利地产(600048)不买,偏要买70倍的海普瑞,这是王亚伟的风格。

  王亚伟不如去做一对多

  对于王亚伟的这种风格偏好,有基金观察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其在华夏证券北京东四营业部担任研究部经理的经历有关。营业部不同于自营部、研究院与资产管理部,一方面直接与大量大客户接触,为他日后铺设的人脉网络奠定了基础,但另一方面,也耳濡目染一些庄股时代的操作手法。

  记者经过多方了解,能有贯穿全国重组资源渠道的无外乎全国大投行、会计事务所、律师行以及银行评估机构,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

  当然,银行股目前低估,从资产组合角度,基金也有配置的理由。但是王亚伟风格太强烈了,突然转变难免有不同怀疑的声音。

  王亚伟自己在7月9日的公开采访时称,自己投资重组股“不靠内幕消息,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王亚伟黑五月

  说起范勇宏,不得不从王亚伟进入华夏基金前的华夏证券说起。当时,王亚伟所在的华夏证券北京东四营业部是全国最大的营业部,而担任总经理的正是之后人称“基金教父”、华夏基金总经理的范勇宏。王亚伟在东四营业部期间,深得范勇宏赏识,一手将他提拔为东四营业部研究部经理。圈内的人都知道,王亚伟对范勇宏有知遇之恩,而他们俩,自华夏证券时代,就是名副其实的铁杆兄弟。

  4月中旬以来,“史上最严厉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带领大盘大幅下跌,重挫了银行股。3月底至今,金融指数与地产指数分别下跌了24.64%和27.06%。以华夏大盘在这两个板块的市值占净值比计算,则分别给该基金造成了6.44%和4.25%的净值损失,合计损失约超过10%。

  于是,第一次调查就这么不了了之。

  王亚伟自己也表示,关注重组股,是因为这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阶段的产物;但他从不依据内幕消息投资重组股,选重组概念股他主要依靠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三大方式去判断。

  “如果我的投资风格确实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发展的要求,我也只能考虑其他的发展路径。”在媒体见面的最后,王亚伟如此无奈地说道。究竟是什么让王亚伟感到自身的乏力?在他身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王亚伟这次栽在了金融和地产上。从一季度重仓股的情况分析,华夏大盘与华夏策略的前十大重仓股相似度非常高,且前七只几乎一致,基本上维持了去年年底重仓金融股的格局,两只基金在金融板块的投资市值分别占基金净值的26.15%和24.24%。

  2009年2月4日,网络让王亚伟陷入“桃色漩涡”。

  风格突变?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但仅靠公开信息能屡屡踏得那么准?成功操作率竟然高达90%,简直有如神助。诸如*ST昌河、岳阳兴长等重组涉及中外合资企业的股权变动以及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王亚伟却准时进场。

  “特殊信息渠道”争议

  数据显示,华夏大盘整个4月份净值折损3.92%,在552只非货币/QDII类基金里排名第293位;3月底至今,净值折损则达到了5.87%,在上述排名中列第288位。华夏策略表现稍好,但4月份和3月底以来净值也损失了2.83%和4%,排到了第230名之后。

  关于这个私募拉抬圈,已有不止一家券商告诉记者,确实听闻过此事。

转发此文至微博)

  孙建东凭什么超越王亚伟夺华夏冠军

  从公开数据来看,交银施罗德、博时、华夏、兴业及一些中型基金公司持有的大盘蓝筹股较多,业绩相对较差。相较而言,金融地产造成损失约10%,华夏大盘净值却只下跌5.87%。也说明了并非重心转变。

  东方早报理财一周报记者/仇晓慧

  某大型基金公司投资总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当时在很多基金公司内部,关于蓝筹股还是题材股都有很大的争议,基本已经无法形成一个统一的投资思路。不排除华夏基金当时也有类似的争议。

  该私募称,接盘的有很多私募,根据“行规”分散接盘。因为王亚伟选出的股票一般的确有潜在重组,不少是炒作的好股票,所以他们也乐意接盘,然后相互对倒,共同抬轿把基金的净值做高。后面也会有一些其他散户或机构,成为其后的接盘者。

  尽管谨慎,但树大招风的华夏基金曾在09年一度被传出遭证监会调查。同时,传出了私募自爆帮其护盘的消息。“王亚伟选的股票一般有潜在重组题材,不少是炒作的好股票,所以私募们乐意接盘,然后相互对倒,共同抬轿把基金净值做高。在这个产业链中,也有出现亏损的情况,华夏基金会予以补偿”。该私募称。

  然而,公募投研人士表示,要从大量垃圾股或绩平股中筛选出一飞冲天的品种,谈何容易。据他多年的投研经验,基金公司的股票池一般有200~300只上市公司,这已经凝聚了强大的投研人员辛苦的劳动。而王亚伟等于是把另外1000多家上市公司再淘金一遍。他肯定自己有一套有效的信息源,毕竟王亚伟的出身不同于其他学院派投资高管,他原先所在的华夏证券营业部都聚集了全国的大户,他的私募关系堪称很雄厚。据他猜测,可能是一些对研究上市公司特别有经验的私募直接通过一定渠道告之王亚伟。

  但王亚伟去年年底一反常态开始重仓银行股,让投资者产生联想。众所周知,金融保险股一直是基金的压箱货。华夏大盘过往的季报也显示,王亚伟很少对金融保险类个股感冒。王亚伟以前也说“自己不会买银行股”。所以年初在银行业因再融资问题令大多数投资者避之唯恐不及的情况下,王的重仓一度让投资者不解。事后,正是由于这些所谓的低估值的金融股的下跌,拖累了其基金业绩。

  有圈内人士质疑,这个“内幕消息”如何定义呢?不对称的信息算不算内幕消息呢?一行业分析师认为,在中国的特殊市场环境下,内幕交易等概念根本就难以界定。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华夏对王亚伟的偏爱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后来很多基金经理的出走。像华夏红利、华夏复兴两只基金的“掌门人”孙建冬及华夏成长基金经理巩怀志、华夏稳增基金经理张龙。“有基金经理觉得自己在王亚伟的压制下难有成绩”。

  王亚伟概念股科大讯飞9连阳涨73%

  “其实,从一季报持股显示,王亚伟在去年年底重仓的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以及交通银行类国有银行股。应该只是从安全边际的角度考虑,并非多么看好。在年初那种行情下,我去基金路演反复强调重仓国有银行的意义。在看不清形势的话当然买国有银行最保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基金不能空仓。王亚伟自己管的两个基金,都是小基金,可以搞点奇特的品种,但华夏的其它大基金,只能买跌得少的国有银行。”万联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李双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有人说,如果王亚伟被冲击了,那等于是被公募“潜规则”掉了。在公开露面时,王亚伟说:“如果我的投资风格确实无法再适应公募基金发展的要求,我也只能考虑其他的发展路径。”究竟是什么让王亚伟感到自身的乏力?在他身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4月以来,由于受到即将启动直接快速退市机制等消息的影响,聚集在创业板板块周围的投机气氛快速消散,使得这一板块出现大幅回调,新股出现集中破发。至截稿时止,小盘新股破发比例已超过四成。很多机构深套其中。王亚伟也未能幸免。

  然而,理财一周报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接棒”一说在很多基金中都有可能出现,而且查无实据。以王亚伟华夏大盘为例,因基金有不能在单一券商中超过30%交易资金的规定,所以一般基金在下单时,会通过好几家券商。这些下单的数据,在第一时间内就可在券商总公司的交易通道获悉。获悉资讯的也可能是通过券商渠道,而所谓的华夏基金给出的补偿,或许是其他机构的“冒名代替”。

  “当然,在华夏,王亚伟已经身兼华夏基金投资策略委员会主席,程序上的方便也很正常,而且王亚伟做到今天,肯定有自己的一套信息源。”上述券商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往事被重提:王东明曾试图安排中信系人马执掌华夏要职,遭到老华夏人的集体反对。

  时代周报记者 陆玲

  重组股调查:果然有公开信息 王亚伟这样炒股

  一直以来,王亚伟以超个性的选股择时能力著名。其个性在于喜好重仓冷门股、资产重组股、业绩平庸股,且重仓的个股都缺乏合理的投资逻辑。“业绩不突出,甚至很差,可它们往往超越大盘、超越行业大幅上涨。王的买入与卖出的时机恰到好处,鲜有失误。比如最近的武汉塑料,其刚公告拟注入武汉广电资产,华夏系基金重仓600万股 ,是前十大股东中的唯一公募基金,时点踏得极其准。”万联证券分析师陈荣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有财经媒体敏感地注意到:随着华夏基金与中信基金两大内资基金的合并后,华夏网站上也有一个小的变化,以前在总经理致辞里,有总经理范勇宏的照片,他坐在中式的木椅上,面色平和。而这张照片现在从总经理致辞里消失了。文末只有一排宋体字的签名。

  至截稿时止,王亚伟掌管的两只配置型基金今年以来的业绩已经全部为负,其中名头最响的华夏大盘,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跌到第十八位,未能进入前十。

  在中信证券合并华夏基金的路径上,中信证券、中信基金董事长王东明出任华夏基金董事长。范勇宏尽管历经内地基金业十年风雨,仍固守在总经理岗位上,然雄风已不同往年。

  对于“王亚伟跌落神坛”的说法,德圣基金首席分析师江赛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如果年底业绩大幅下滑,大家这样说还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这种阶段性的下滑不足为奇。维持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奇迹了。每个人都有失手的时候。可是谁叫王亚伟是明星基金经理呢?”

  在他们这个产业链中,也有出现亏损的情况,华夏基金会予以补偿。但是在接棒过程中,只有最后的接棒者才会遭遇亏损。华夏大盘的选股一贯表现较好,所以接盘的人特别多。

  作为“史上最牛基金经理”、“公募基金第一人”、“中国的彼得-林奇”,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是投资者心中的神。在很多投资者眼中,跟踪王亚伟买股,百万富翁不是梦;仅“王亚伟”三个字,就值三个涨停。也正因为此,关于王亚伟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这不,一季度王亚伟掌管的两只基金“稍微逊色了一点”,“亚伟迷”和媒体就称其“跌落神坛”。

  很有意思的是,王亚伟基金一季度持有较多的峨眉山A昆百大A、北巴传媒、天保基建等上市公司都在年中公告业绩预增。以其重仓的峨眉山A为例,峨眉山A于7月11日发布业绩扭亏公告,7月13日又公告中期净利润预增165%~175%。而此前默默无闻的中恒集团,今年出现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暴增逾2倍。

  上述基金观察人士提醒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去年底王亚伟开始加仓银行股之前刚好“监管层检查其内幕交易的传闻刚告一段落。王亚伟也许不是真的看好银行股,而是摆出一个姿态给市场看,让市场认为王亚伟买股票与一般基金不同,采取的是逆向策略,这样子可以化解市场对王亚伟可能存在内幕交易的质疑。

  基金业一资深人士更是对记者表示,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2009年4月接过基金业务后,让很多基金都感觉压力很大。

  “要知道投资重组公司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仅要从大股东的角度思考,还要兼顾到地方政府的态度,以及重组第三方的实力,要了解这些并非一日之功。如果是一家公司就算了,王亚伟总是一篮子一篮子地投。而且重仓的品种差异也很大。如恒生电子吉林敖东金牛能源中材国际等,完全分属不同的行业。”有券商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发后不久,华夏基金就推出公司今年首只基金——华夏沪深300,当日仍创出247亿元的今年最大单日规模纪录。而王亚伟重仓股在经历小幅震荡后,大部分在本周创出新高。

  众所周知,公募基金一般很难为非常有个性的人自由发挥、树立个人品牌提供充分的自主空间。多少公募基金经理都因此“奔私”了,王亚伟却依然坚守。因为华夏一定程度上很好保护了王的风格。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亚伟神话破灭:今年业绩落后 兵败金融地产股

相关阅读